<th id="8laf4"></th>

      <button id="8laf4"></button>
        1. <th id="8laf4"><big id="8laf4"></big></th>

          作文吧,小學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

          2016高考漫畫作文范文

          時間:2016-12-26 10:12:34 | 作者:學霸

          【篇一:唯分論英雄功利何其重】

          畫面中,第一個孩子第一次考了100分,得到了表揚,第二次考了98分挨到了耳光;第二個孩子第一次考了55分不及格,受到了批評,第二次考了61分被表楊透過兩個孩子得到不同分數后的不同遭遇,我們不禁要感嘆:唯分論英雄,功利何其重!

          孩子或許能在得滿分,有進步時感到成功的喜悅,但當帶著懲罰性質的耳光降臨,孩子的心中便陡然多了“失敗”帶來的焦慮與壓抑,最終甚至可能導致孩子的心理素質由于這種獎懲的反復而一低再低,對考試畏懼,對成功焦慮。

          說到底,這還是家長們“唯分論英雄”的功利心態在作祟。心中太過渴求孩子的成功,以致自己先患上了成功焦慮癥,還在潛移默化中讓孩子也染上這種“病癥”:凡事必求完美,即使離完美只差一小步也是失敗。長此以往,不管是家長還是孩子,都容易急功近利,心態浮躁,更不利于孩子的長遠發展。

          放眼當下,這種功利心態、焦慮心理也并不少見。茶余飯后,人們津津樂道的總是那些出大名發大財掙大錢的人;畢業生擇業先看薪酬再談興趣;一些人甚至為名為利不擇手段,什么都可以拋棄!

          其實追求成功是一種態度,要讓這種態度趨于理性平和,而非虛浮躁動。家長和孩子都需擁有駕馭心態的能力。

          人生須有一顆平常心,在追求中懂得取舍,在紛繁中保持本真,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懂得知足才能快樂,懂得取舍方可輕松。

          人生一世當擯除功利之心態永懷淡然之內心,唯有如此才能在紛繁的世俗中不迷失自我。

          【篇二:任爾起伏沉浮,我自淡定如初】

          瞥見分數,幾家歡喜幾家愁。由100分退為98分的孩子,經歷親吻到耳光的獎懲;由55分進步為61分的孩子,感受的則是耳光到親吻的悲喜。這幅場景,使人會心一笑之余,不由得深思:正常的成績波動,何以如此強烈地牽動家長的情緒?

          究其獎懲差別的原因,不過是退步的“好孩子”沒有取得滿分,而“差孩子”完成了由不及格到及格的飛越。簡言之,退步意味著懲罰,進步會換來獎勵,對宏觀視角下孩子所表現出的穩定水準,家長們似乎并未予以考慮。然而,一切教育都是從我們對兒童天性的理解開始,家庭教育在孩童啟蒙中的地位尤其無可撼動。如此簡單干脆的處理,影響的,豈止孩子稚嫩的臉頰?

          今昔求索,這樣的案件比比皆是。聚焦新聞,被譽為“東方神童”的魏永康,其母得知他被中科院勸退的消息時,歇斯底里著讓他“去死”,卻忽略毫無自理能力兒子的內心隱痛;放眼四海,一場考試完結后,多少“進步了重重有獎”的諾言正等待兌現?忽憶起馬克·蘭博教授的“過度理由效應”:金錢等物質獎勵的外在動機,會削弱對活動本身的享受和對滿足感的關心。

          再將目光轉回那兩名為成績左右的孩童,雖不可危言聳聽斷言他們的未來將拘泥于“蝸角虛名,蠅頭微利,算來著甚干忙”的世俗,但在下一場測驗中,恐怕除了試題,他們也會投注幾分心思在對“糖果”的期待和對“棍棒”的惶恐上。由此推之,豈獨兩小兒哉?是否千千萬萬稚子,都不能意識到考試本身“查漏補缺”的效用,而是專注于腦海中家長時嗔時悅的臉色,緊張于罅漏中的獎懲?一聲長嘆。

          無論如何,看見孩子無邪天真的笑顏是所有人的心愿,“讓孩子擁有快樂童年”的號召亦是無可非議。靜言思之,這并非不切實際的虛幻暢想,而是觸手可為的動人之舉。當面對孩子成績的55到61,或100至98時,應以“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的曠達淡然置之。“童子者,人之初也;童心者,心之初也。”李贄絕假純真的《童心說》中坦率表露了對孩童的欣羨和維護赤子之心的吶喊。而作為家庭教育的施予方,家長們可否寵辱不驚,以良好的心態處理望子成才與循序漸進的理性平衡?衷心希望,進步也好,退步也罷,都能看到孩子臉上如花的明艷!

          【篇三:教育不是親吻和巴掌作文】

          “優秀”的小孩退步2分,親吻變成了巴掌。“落后”的小孩進步6分,巴掌變成了親吻。這幅漫畫述說著這樣一個當今教育的事實:真正的教育在簡單的肢體語言中迷失。

          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對孩子的成長至關重要。我們可以想到,或許對那個考98分的孩子來說,這次卷子更難一些,他需要的恰恰是鼓勵;而那個考61分的孩子因為馬虎,本可以考得更好,他需要的反而是鞭策。而一個吻或是一個巴掌,全然抹殺了閃光點,無視了背后的問題。

          其次,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實則埋下了更大的隱患。作文http://www.nibiru-game.com/龍應臺在《跌倒——寄k》中寫道:“我們拼命學習一百米沖刺,但沒有人教過我們:你跌倒時怎么跌得有尊嚴;膝蓋血肉模糊時怎么包扎傷口;痛得無法忍受時怎樣面對別人;心像玻璃一樣碎了一地時,怎么收拾?”同樣,林森浩的悲劇,無疑是在“唯分數論”下,對孩子素質教育,健全人格培養,成熟心態錘煉等綜合素質的缺失的警鐘長鳴。

          真正的教育,可以是涓涓細流,潤物無聲,給孩子以耐心與理解。阿爾·愛迪生小時候成績奇差,被校長以“低能兒”攆出校門,母親輕描淡寫地說:“校長說你是低能兒,我不以為然。”正是母親的耐心教育,使得愛迪生最終成為“發明大王”。

          真正的教育,可以是暗夜燈塔,給孩子以鼓勵和支持。股神沃倫·巴菲特之子彼得·巴菲特,想中斷學業追求自己的音樂人夢想。當他忐忑不安地與父親商量時,父親微笑地說:“別擔心,你的哥哥姐姐不也沒有完成學業嗎?他們(媒體)頂多會說你步入了他們的后塵。”“爸爸把我的音樂放在與他的事業同等重要的位置,他說做我熱愛的就好。”已是著名的音樂家兼慈善家的彼得這樣回憶道。

          我希望,更多的“虎媽”“狼爸”成為智慧的,善解人意的父母;我希望,孩子的臉上不再是唇吻和掌印,而是陽光的,自信的,充滿朝氣的笑容!

          【篇四:分數不代表能力】

          漫畫中,我們可以看到成績優異的學生第一次考滿分得到了獎勵,第二次低了2分便受到懲罰。然而成績差的學生第一次考試不及格受到懲罰,第二次進步了一些就得到獎勵。

          我不禁深思,優秀的學生偶爾發揮失常了,他的能力就該被懷疑嗎?答案是否定的。這幅漫畫真實地反映出,許多家長被分數蒙蔽了雙眼,從而忽略了孩子的努力,否定了孩子的能力。因此,用分數衡量一個人的能力是不可取的。

          看重能力的家長,會使孩子走向成功。著名發明家愛迪生小時候只上過三個月的小學,成績很糟糕。但他的母親諒解并耐心教導他,支持他親自對一些事物進行試驗,注重對愛迪生能力上的培養,終于,愛迪生發明了許多對人類貢獻極大的物品。由此觀之,一個人的能力能夠脫離分數而存在,能力是自由的,不受分數所影響。

          看重能力的領導者,一定不會錯失賢才。梁漱溟投考北大卻落選,然而他自修哲學,發表了《究元決疑論》一文。北大校長蔡元培十分賞識他,破格聘請他就任北大哲學教授。試問:若是梁漱溟遇到的只是一個看重分數的考官,他會成為北大講師嗎?若是蔡元培只看重分數,卻忽視了考生的能力與才學,他將會錯失一位才華橫溢的賢士。不僅如此,梁漱溟對中國社會和中華文化作出的偉大貢獻也將不復存在。

          當然,生活中也不乏高分數高能力者,分數只是恒定一個人的表象因素,絕對不是唯一因素,正確看待分數,盡最大努力從多方面提升我們的實踐能力,相信我們人人都能成為社會的有用人才!

          【篇五:摘下那副有色眼鏡】

          或許你曾是班級的“領頭羊”,成績優異,倍受青睞,可惜因為一次小小的失手而頗受打擊自此一蹶不振;也許你當過班級的“吊車尾”,徘徊在及格線邊緣,因為一次小小的進步而受寵若驚,洋洋得意。其實,無論是領頭羊也好,吊車尾也罷,我們都需要摘下分數的有色眼鏡,客觀地看待事物的本質。

          生活同學習一樣是一次漫長的旅程,有些人天生具有良好的潛質,在這漫漫旅途中,他們一路把別人甩在身后,讓人望塵莫及……可是正因為如此,他們輸不起。他們被貼上了標簽,他們成了世人的標桿,他們支撐著一個無數的憧憬與期待。任何微小的失利對他們來說都是致命的,他們必須時刻維持自己的完美形象,他們無法擺脫別人的目光,一輩子都活在別人的影子里。

          還有另一群人,他們被稱作失敗者,他們是“不光彩”的,他們維持著最低的標準,在這追名逐利的環境下,他們越來越認識到自己的渺小與不足,他們的夢想被重新定義,不斷降低對自己的要求,因此不值一提的進步也會被他們視為成功的一大步,從此飄飄然,或會再次跌落谷底。

          其實,現實生活中的我們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盡善盡美,審視自己和評價他人時,我們總是不自覺地戴上了世俗為我們制定好的有色眼鏡,而透過有色眼鏡看到的世界注定是不真實的。

          在數字大于實績的今天,我們需要楷模,我們需要摘下有色眼鏡看待他們。他們是真實的,他們不像電影中所拍的那樣無畏無敵,所向披靡。我們需要目睹他們的點滴,我們需要容納他們的失敗,我們需要接受他們的不完美。

          溫暖與鼓勵不是成功者的專利,打擊與諷刺也非失敗者的附屬,我們需要正視自己和他人,摘下那副有色眼鏡,清楚看見每一次成功與失敗。

          【篇六:愛其子豈可擇分而待之】

          一場考試過后,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多少臉蛋添笑顏,多少臉蛋印指痕。從古至今,這樣的悲喜劇總在不斷上演,而且看樣子將繼續下去。其實,誰不愛自己的孩子?但我們的愛總是摻雜著功利因素,我們的愛恨總隨著分數高低的曲線舞動,我們的哀樂總被分數進退的幅度牽絆。愛其子豈可擇分而待之?愛的目光豈能被分數蒙蔽?

          分數能夠成為衡量孩子成人成才的唯一標準嗎?清朝科舉狀元傅以漸、王式丹、林召堂等人,那可是考場中的戰斗機。曾經金榜題名,曾經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如今早已消失在歷史的煙云中;而曹雪芹、胡雪巖、顧炎武等人,那是考場中的墜落機,曾經名落孫山,曾經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卻最終在多個領域獨領風騷,名垂千古。若他們的父母當年擇分而待之,他們豈不早就被呼呼的大巴掌給扇的不知今夕何夕了?

          歷史何嘗不是驚人的相似,現代社會也不乏這樣的人物。馬云當年高考連考三年,數學考過1分,歷經千辛萬苦,才考入杭州師范學院,而如今資產279億美元,居世界財富榜23位;孟非高考落榜,從送水、拉廣告、做保安開始,到如今成為國內炙手可熱的主持人。若他們的父母當年擇分而待之,他們又豈能有今日的輝煌業績?而馬加爵、藥家鑫、林森浩,他們哪一個不曾經考過高分,哪一個沒有讓父母的愛印滿自己的臉龐?而如今他們只落得害群之馬的名號,為人唾棄。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不要只擇分而待之,因為人生是一場馬拉松式的長跑,是一場綜合素質的較量與比拼,一時的領先與進步,并不意味著永遠的優秀與成功,一時的落后與倒退,也并不意味著永遠的低劣與失敗。發現孩子的興趣點,引導孩子自信快樂地成長,比什么都重要。

          我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意識到,孩子的教育永遠不應以分高分進而喜,不應以分低分退而怒,我如果愛你,只是因為你是你,是獨特而唯一的你,你若能走得快,爬得高,那我就陪你去看那巍峨的高山與廣闊的海洋;你若行得緩,攀得低,那我就陪你去賞那潺潺的溪流與青青的草地。

          【篇七:唯愿教育不功利】

          看罷漫畫,不禁憶起《論語》中,孔子與諸位弟子談論起人生志趣,眾弟子暢所欲言,子路言,要三載之內治理千乘之國;冉有言,要振興禮樂,使百姓富足;公西華曰,愿為小相,主理宗廟會同之事。唯有曾皙語出驚人:愿在暮春時節,呼朋引伴,“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若是放到現在,可憐的曾皙怕是要與漫畫中的被打巴掌的孩子一樣,被罵得狗血淋頭。儒家倡導的是“學而優則仕”,曾皙卻心心念念著在暮春時節,沐浴吹風,歌詠而歸。就像現在,我們總以分數論高低,以學習成績看優劣?墒,教育不應是春風化雨,不應是紅燭暖心嗎?不知何時,分數成了衡量學生的唯一標準。教育的唯分數化,功利化,讓教育何其悲涼!

          總會羨慕那個大師云集的時代,“五四”風云人物羅家倫數學成績零分,其他成績平平,胡適卻毫不猶豫給他作文滿分,時任北大校長的蔡元培先生更是力排眾議,將其破格錄取。十二年后成為清華校長的他,也同樣破格錄取了數學只有15分的錢鐘書。國學大師季羨林考入清華時,數學也只有4分。聞一多、朱自清數學也是零分?蛇@又如何,季羨林依舊成為學貫中西的國學大師,錢鐘書的《圍城》依舊家喻戶曉,朱自清的《背影》也一樣感動著一代又一代人。沒有分數這個光環,他們卻依然憑借自己的才華和努力,在歷史的星空熠熠生輝。

          記得一年初雪看著窗外漫天輕舞的大雪,我突發奇想,讓學生看了一節課的雪?粗麄儦g呼雀躍的樣子,心中更多的是心疼心酸:我們都明白,讓他們背再多關于雪的詩文,都不如讓他們在雪中玩個暢快淋漓。

          臨近畢業,他們寫給我的畢業贈言里有這樣一句話:三年了,那么多節課。最難以忘懷的,是和您一起看雪的那一節,雖然您一句話也沒有講。

          多久以后,我們可以再期待,可以像孔子那樣,與孩子們坐在一起談人生,聊理想?多久以后,我們會不再唯分數論高低,我們的教育不再如此功利化?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吧!

          【篇八:回歸人學,淡化分數意識】

          滿分少年稍有失誤輒遭責罵,后進兒童些微進步即迎贊許,而進退步間的衡量標準竟唯系于分數,于如此轉折對比中不難看出簡單以分數為指標的功利化家庭教育的現實圖景,著實令人嗟嘆!

          孩子是父母愛的結晶,父母對孩子的愛是毋庸置疑的。幾乎每個為人父母者皆希冀孩子能夠成龍成鳳,寄望于其在成長中能有所進益。其出發點絕對是無可非議的,但以分數論實施標準卻是有失偏頗的。然而,這種標準取向卻又非個例,而是具有一定普遍性的。于是有學者韓桐彥在《素質教育》一書中尖銳地把中國教育模式概括為小學聽話教育,中學分數教育,大學方為知識教育。

          如此家庭教育中的分數崇拜趨勢是考試機制所造就的功利主義的一種集中表露。在當下中國許多家長的思想里,高分與好大學與光明未來之間是存在必然關聯的。且在施行高考體制的當下,考試也的確乃是多數人進入高校學校的唯一渠道。由是,功利教育觀便有了其存在的現實土壤,且在現實趨動下愈演愈烈。并產生了諸如虎媽、狼爸之類以激進高壓手段幫助子女成長的現象,且不乏擁躉。

          似此般教育亂象無疑是與蘇霍姆林斯基的“人學”、陶行知的真教育相背離的。德國教育學家雅斯貝爾斯曾強調:“教育應是對靈魂的教育,而非理性知識與認識的堆積。”可當下現狀許已是本末倒置了。家長、教師、學生往往如赫伯特、馬爾庫塞所形容的單向度社會中人一般為分數這一單一的指標因素所左右。并且,還淪陷到更深程度的教育領城的異化中去,喪失了支配自我的能力。

          而這皆是根源于社會價值取向的單一化及教育體制機制的單一固化。眾人皆追利而去,為求高校青睞而千萬人同擠一獨木橋。競爭的不斷激化也使得教育不斷畸化。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是在指責高考機制。事實上,高考已是目前實現教育公平的最優化方案之一了。而應是要求個體在此般形態下的自我審視與調整。

          德國教育學家烏申斯基有言:“在教育中一切應以教育者的人格為基礎。”教育者的過度功利化將致使受教育者的偏離。雖無法脫離考試分數的框架桎梏,但一定程度上對人學本源的回歸。盧梭提倡“自然主義”的教育觀,倡導遵循自然天性,讓孩子在教育中占主動地位;蛟S現行體制下其難以實現,但逐漸淡化分數意識,呼喚教育回歸已實乃當務之急。

          【篇九:不同標準與同一標準】

          當考了100分的孩子因下降了兩分被印上巴掌時,從55分升至及格線的孩子卻被獻上了香吻,此時定會有許多人為第一個孩子叫不平,憑什么考了98分還要受批評?其實,皆是因評判的標準不同罷了。

          忽的想起常常聽到的一句話:乖巧的孩子沒糖吃。這無外乎是同一個道理,從小就乖巧順隨人意的孩子,人們早已習慣將乖巧的名頭釘在他的臉上,乖巧成為了理所當然的事,而對于調皮搗蛋的孩子,人們則以不同的標準去衡量他,對于人們來說,乖巧早就超出其標準,故給顆糖也是理所當然。

          既然皆是因標準不同而產生一系列看似不公的事,那么,我們到底要不要秉持不同的標準去衡量事物,抑或是用一種同樣的標準去衡量整個世界呢?

          我們需要一種同樣的標準。無論是食品、藥物,或是人才、城市,這世界上各式各樣的事物都于各自的領域中擁有著一種同樣的標準,食品的安全與衛生,城市環境的污染情況,這些都是需要一項同樣的標準來規范的,這種同樣的標準把控著整個世界,讓優良的事物留存,而剔除那些劣汰的事物,同時,也激勵著無數事物發展蛻變成更優良的一種形態。就如同考試中的60分及格線,它敦促著人們掌握更多的知識。

          那么,這是否意味著我們要摒棄不同的標準呢?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不同的標準恰恰是我們更需要的,當公主于舞池中翩翩起舞時,不是所有的人都像灰姑娘那樣擁有機遇和條件。每個人所處的環境不盡相同,難道你的以繁華都市中的標準來要求一個委身于荒島之中的人嗎?同樣的,當不同的標準喪失之時,拿什么來激勵位于頂端的人和事突破自我做到更好,難道讓他們自甘墮落至同樣標準嗎?這顯然是可怕的,因此合乎自身而又略高于自身的標準是促進自身與世界進步不可或缺的。

          不同的標準和同樣的標準,這兩者皆是這個世界的必需品。我們需要60分這個及格線來衡量每個人的知識儲備,但我們也需要針對自我的100分與61分的知識漏缺的反省。

          不同與相同,兩者看似矛盾卻又同時存在的標準,以相同規范整個世界,以不同促進與激勵個人與自我。

          【篇十:雙標】

          這世界總是太過苛待美好的人事物。好人好事的標簽一經烙上,那么此后言行舉止必得符合一切人能想到的道德準則,否則動輒大把的罪名帽子扣上,聲名狼藉得與窮兇極惡之徒一般無二。人們要求善,必得要錙銖必較地善到十成十,才可點點頭說一聲好,而對惡,不論大小都是惡,稍有改善便可說是浪子回頭了。由大善變為小善,大惡變為小惡,歷經的是相同的量變,卻懲前褒后,態度反差有如天淵,令人心寒。

          100分到98分,依舊是優秀嘛,而55分到61分的人被表揚,他卻被批評,這樣的雙重標準不成邏輯,但遺憾的是確實又很普通,如果是學生自己心里覺得高興或沮喪,或許還可以理解,畢竟不同層次的人對自己要求高度亦不同。但對他們實行這種雙標的是一整個本該客觀按實際標準來評價的整個外界。

          如果略微分析一下,奉行雙標的人或許以孔夫子自況,要因材施教,他們的反應是基于一種靜息狀態的潛意識來映射實際情況的,他們的意識里,優秀與糟糕是一種不變的固態,98低于他們的期望而61高于他們的期望,所以他們自然而然地驚喜或震怒,為了一小段相同的量變。

          那么,這種固態認知的形成,就應是造成雙標的根本原因。這種認知大概是,他本該那么優秀(他本就那么糟糕),從好的那一撥人來說,他們個人的主觀努力被人打上了標簽,他們的后路被封死,成了象棋盤上的死士,只能不斷地向上刷新人們對優秀的認知上限,而一往后退,即是萬丈深淵。封死他們去路的正是這種固態認識。在好的這一面,我想它來源于人性中的貪婪與欺弱怕硬,同時,外界將善神化,將其供上神臺,更大一部分或許是為了順理成章地索要更多的善,雙標在這里意味,其實也就是打著道德旗號的利己主義罷了。而在壞的那一面,引起這種固態認知的也不外乎是人性的卑劣。說來說去,都是外界的人們自己用鐵一樣的意識與精神首先就區別對待了善惡與自己,捧高踩低,不外如是。

          善的這一面不斷地被索要著善,是雙標的內在原因,與現今社會的道德綁架有些異曲同工,楊朱一毛不拔,誠然是有些道理的,如只談社會責任公理踐行的方面,98分的人先考了100分,拔下了自己的第一根毛,割舍了自己的第一分權利,讓人嘗到了甜頭,然后就被貪得無厭的人剝皮抽筋,瓜分骨肉了。怎能說對好人好事不苛刻呢?

          我們輸在了雙標,輸在對善太苛求,而對惡又太優容,不由得冷笑自嘲,莫不是要給自己為惡留條后路,才這樣放任其猖獗?

          善良的人在尸守鬼群間死死苦守,但愿邪不勝正。

          【篇十一:教育公平與分配正義】

          一組言簡意賅的漫畫,直指教育的核心目的,引人深思。漫畫中,考過100分的優生因退步兩分而受懲罰,而原只有55分的差生因考了61分而受到獎勵。表面上是在諷刺當今教育的不公平,實則是在扣問教育的最終目的——培養精英或是鼓勵差生?

          我的回答是后者,教育的目的不應簡單地以功利主義的結果論來裁決,而應以培養并激發普通人的潛能使之有能力追求更高的美德以及更幸福的生活為宗旨。這就解釋了為什么98分的優生考得比61分的差生好卻遭到懲罰。因為教育的初衷是讓他們突破自我的桎梏,而非同他人比較。

          這組漫畫在現實生活中的具體表現,莫過于今年沿;瘏^高校招生名額向西北內陸轉移而引發的史上最大的家長維權活動。表面上看有能力考98分的考生無法獲得優質教育資源,而僅僅只考了61分的西北地區考生卻能輕松上名校是一種不合平邏輯的行為,是違背教育資源分配公平的行為。然而,細剖背后錯綜復雜的社會背景以及道德哲學的充分考量。我們必須承認:這是完全符合教育公平的原則以及分配正義的要求的。

          西方哲學家羅爾斯在《正義論》中曾指出:“社會公平的基本原則就是分配正義。”這其中的“社會公平”涉及人類生活的各個方面。當然也包括教育公平的問題。當前中國高校優質教育資源緊張的情況下,政策的傾斜看似荒謬不合理,實則是為了最大程度上地維護教育公平分配正義。我們不能否認沿?忌呐俺删,但受到于不同地區發展不均衡的影響,讓沿?忌c西北內陸的考生同臺競技。無疑只會加劇教育資源分布不均和不同地域關系的緊張程度。因此,適當地“照顧”西北考生,是我國教育理念的一次提升和進步。這說明傳統的“擇優取士”已逐漸向現代教育理念靠攏——無論是考過100分的優生,還是只有59分的差生,卷面的分數已不再是衡量教

          【篇十二:告別狹義的優秀】

          漫畫中兩位學生分別因為成績的退步和進步而受到了大相徑庭的對待方式,著實引人深思。也許有人會以此聲討教育方式的極端化,但從一個客觀的角度來看,這恰恰反映了一種廣義上的優秀評判方式,告別了狹義的優秀。

          告別狹義的優秀,即把優秀以個人實際能力維度為基準,建立一套與個人能力相符的系統。對個人的優秀下定義。這恰恰是一種廣義上的優秀。這也給予我們在追求優秀時的多種角度和標準。漫畫中看似嚴厲苛刻的對待方式,實際上是對學習能力高的同學恰當的鞭策,對學習能力弱的同學以及時的鼓勵。

          告別狹義的優秀,在個人與社會層面上都具有深遠的積極意義。

          個人層面上,告別狹義的優秀能夠合理引導并規范個人的行為,控制在合理范圍內。以漫畫為例,若沒有因100分到98分的評判鞭策,學生也許會停滯在喜悅中而不前進,退步了也不能及時具備危機檢討意識。若沒有因55分到61分飛躍的鼓勵,學生也許會沉浸在否定自我價值的自暴自棄中停滯不前,從而缺乏動力與信心。而廣義上的優秀評價機制恰好成為一種張弛有度的調劑,針對不同能力維度的人群一個反省,自我勉勵的明鏡,以個人能力維度為基準合理地調整自己的行為。因為維度的不同,我們才能審時度勢,不會盲目追求不屬于我們的優秀。社會這個大染缸,有些人是石頭,有些人是碎石,碎石能夠上浮,石頭卻只能永遠沉底。所以優秀并沒有唯一標準。漫畫中恰恰為我們展現了一個典型的案例。

          社會層面上,告別狹義的優秀,以廣義優秀作為評判機制,有利于維護社會公平。首先,更多的機會將被激發,對于學習能力強的同學,2分的鞭策看似嚴厲,卻能夠引發更多的學習可能,使自我更加完善。對于能力弱的同學,100分不再是優秀的代名詞,他從而有更多努力的動力和信心。這樣在一個大的學習環境之下,能夠在不同能力的人群之間引發一個良性循環,使對知識的探索,學習的動機更加純粹。在教育層面尚且如此,試想在社會中引進廣義的優秀機制,不是能夠激發更多的能量和動力,引起一個更大規模的良性循環嗎?如此,根據個人不同的基準,社會上的人們在不同層面、崗位上各司其職。井然有序。

          由100分到98分,適當的鞭策能夠使他明白他個人定義下的優秀,不留懶惰的可能;由55分到61分,適當的鼓勵能夠給予他持續前進并突破維度的可能。

          誠然,漫畫中的做法略顯極端,這套廣義優秀機制,若能在合適的尺度下實施,才能達到期待的理想效果。

          【篇十三:唯分數論”背后的思考】

          材料中孩子手持分數,臉呈傷痕,其中折射的仍舊是教育痛傷“唯分數論”這種缺陷的評價方式,不僅折射出我國某些教育觀念的落后,社會的暴躁,更加促使我們思考教育制度的改革。

          傳統的“讀書是唯一出路”“棍棒底下出孝子”等落后觀念,是造成孩子因成績不好而被家長批打的社會原因。從香港成就三位清華北大狀元的“狼爸”到大陸的“虎媽”,無不充斥著“棍棒暴力”的陰影。不可否認,這樣的教育方式的確對孩子考上所謂“名校”有一定的幫助。但是,孩子所缺失的不僅僅是一個自由美好的童年,更是長大后步入社會自控,自制,自理能力的缺失。這樣的成績代價太大,當看到許多大學生失業,看到許多孩子因壓力跳樓,這樣的觀念是否還值得我們推崇?

          造成“唯分數論”觀念的形成更加是整個社會的戾氣與暴躁。孩子因成績低下,遭受打臉。打的是孩子的臉,紅的卻該是家長的眼。社會的暴躁,戾氣十足,造成了教育方式的簡單粗暴。一味地責備孩子,或只是成績上升的表揚,都只能是治標不治本,造成孩子成績不穩,信心丟失。對工作需要有“匠人精神”,對待孩子的教育問題上更需要“匠人精神”的耐心與執著。而不是簡單的打罵批評或抑是獎勵表揚。

          “唯分數論”由來已久,造成其的最根本因素仍然是我國教育制度的不完善。雖然我國的教育制度一直在改革,但仍舊只是蜻蜓點水,未觸及根本。想要杜絕“唯分數論”的錯誤觀念,首要的就是要改變評價學生的方式。多元的社會體系,就是要有多元的社會人才,要支持學生的全面發展。其次,我們還應改變對于學校的評估,老師的評估方式,F在的學校制度中,學生,老師,學校有著一套叢林法則。學校評級要向老師拿優秀率,老師的升職要看學生的成績。這樣層層的壓力下壓,就造成了魯迅先生所說的“弱者對弱者”的欺凌。想改變教育困局,就要探索新的解決途徑。

          當然,我們要求有多元的評價體制,不是要“全面均衡發展”,不是這種“糨糊”思維,而是個性化評價學生;我們要求對待孩子要有耐心,不是在教育上“一棵樹吊死”而是發散思維,對孩子興趣與自信的培養,適時調整教育方法;我們要求不唯“讀書出路”,不是不鼓勵學習,念書,而是用孩子的興趣去讀書。

          【篇十四:拒絕惟成績是論的“實用主義”】

          有這樣一則漫畫:兩個孩子同時領回了考試成績,一個得了滿分受到夸贊,另一個因沒有及格而受到批評;可在第二次考試,原本的滿分學生退步受到責罵,不及格同學獲得進步受到了表揚。

          當我們解讀這則材料,會發現不論是作者還是我們自己,都將成績與獎懲聯系了起來,可這樣的“以成績論英雄”真的是恰當正確地態度嗎?我認為這并不可取。

          Uber的創始人特拉維斯給出過這樣一個“冠軍理論”:面對逆境,要把一切置之度外,無論如何都要取勝,這就是成為冠軍的意義,這樣的“冠軍思維”是一種鼓勵人們努力拼搏,執著前進的人生態度,不可否認,它在許多人身處困境低谷時給予了有效的指引,但在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的社會中,人人都會成為像第一個滿分學生一樣“冠軍”嗎?

          我們身處一個充滿較量的時代,每個人都被督促著匆忙前進,仿佛只有不停地奔跑才得以實現超越,卻很少有人自問一句“做冠軍真有那么重要嗎?”如果注定成王敗寇,未得冠軍者僅能成為敗者,那么慘敗的人生又有何意義,真正的成功是對自我的肯定和超越,應是不斷自我完善的歷程,但絕非“惟成績是論”的當代實用主義。

          倫敦奧運會組委會回答過這樣一個問題——比賽的意義在于什么,給出的回答是:學生獲得成功,更學會體面有尊嚴地去失敗。我想,你我如競爭賽跑般的人生意義也在于此。有價值的生命貴在勇于坦然面對成敗得失,用成績高低論成敗未免太過狹隘了,更不是不成功便無用。

          我們的生命是不斷前進上升的過程,這其中會有許多或大或小如意和不如意,可真正決定生命質量的是我們以何種態度面對它,我們的社會用一種較為功利化的狀態影響了我們,也影響了學校、家長的教育態度,我想我們更應明確的是,學習并非只是為了讓我們披荊斬棘地去殺出一條血路,而最后卻在頭破血流中除了分數和成績一無所獲,無從尋找自己的價值亦或低估了自身的力量。

          學習的意義在于思想、智慧和修養,它決不是一紙分數可評判的,我們應理性看待,擁有“畢竟東流水”這般向高遠未來眺望的氣魄,不拘泥于自我,不汲汲于眼前,告別“惟成績是論”的“實用主義”和“以分數論英雄”的誤區,才是實現自我的價值之道。

          【篇十五:求分數之本,揚教育之光】

          兩位考生里,優秀的一位考了100分而被表揚,考了98分便受到批評,另一位考了55分被批評,考了61分便被表揚,前后態度反差之大讓人膛目結舌。兩位學生受到待遇的前后反差,歸根到底是因分數較上次的高低。我們固然可以看到,因人而異,對于分數的要求自然也不同,但倘若只看到眼前的分數便對孩子或賞或罰,也是不可取的。畢竟,分數僅僅只是衡量一次測驗的一種形式,而并不能完完全全評估一個學生的真實水平。在對待學生的教育方面,不應拘泥于分數之高低,而應著眼于能力和知識的提升。

          師長向來將分數的高低看作是衡量孩子學習的唯一標桿,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種固化的理念認知。正如辜鴻鳴先生所言:“頭上的辮子是有形的,但你們心中的辮子是無形的。”師長對分數的執念正是他們“心中的辮子”,哪怕知道成績或許并非是學業的具體表現,卻也因學生在考試中成績的起伏而或喜或悲。然而,兩場考試中成績的波動并不能說明一切,考題難易的變化,學生考試狀態的不同都可能是影響成績的變量。若說(是)只以成績的進退來賞或罰,不過是受考試成績這一形式支配下的揠苗助長者罷了。

          反觀當下,在“以成績說話”的應試教育中,無數學生淪為分數的奴隸,中庸異化為精致的利己主義,知識淪為解題的工具,名著被稀釋成心靈雞湯。本該是年富力強的少年人最終卻成為龍應臺筆下遇事只知“淚眼汪汪”,將成績看作評判標準的“幼稚園大學生”。這不免是一種教育的失敗。

          為師長者,需知成績不是衡量學習的唯一標準。更重要的是能力的提升和知識的獲;為學生者,也切莫將成績奉為神明。且愿兩者雙管齊下,還教育一股清流。

          本文地址:2016高考漫畫作文范文http://www.nibiru-game.com/a/241471.html
        2. 上一頁12下一頁
        3. 推薦分類:

          上一篇作文:《南京,南京》觀后感

          下一篇作文:給自己的世界一片晴朗作文800字

          版權聲明:

          1、本網站發布的作文《2016高考漫畫作文范文》為作文吧注冊網友原創或整理,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本網站作文/文章《2016高考漫畫作文范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作者文責自負。

          3、本網站一直無私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大量優秀作文范文,免費幫同學們審核作文,評改作文。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作文吧